你好,游客 登录 注册 搜索

重庆彭水:“精准扶贫”扶了谁?

日期:2017-08-06

来源:《民主与法制》杂志 作者:□本社记者 秦顺福 □黄金华

 

“贫困户”张明安经营的超市 。  张明安摄

数月来,地处重庆市渝东南武陵山区的彭水县鹿鸣乡的村民连续不断地反映该乡在精准扶贫中造假乱象且拒不纠正。记者通过为期四个月的跟踪采访,揭开了鹿鸣乡在精准扶贫过程中数字脱贫大行其道,而真正的贫困村民却被边缘化的造假手段。当地贫穷农户的生存状态更是触目惊心,彭水县“精准扶贫”上演了一场造假乱象。

   

  现象:村组干部和党员成了“建卡贫困户”

 

被鹿鸣乡认定为贫困户进行帮扶的合理村邓国武家的四层小楼房。  黄金华摄

被鹿鸣乡认定为贫困户进行帮扶的合理村邓国武家经营铝合金门窗生意。  黄金华摄

 

  2017年1月4日,重庆市“彭水自治县2017年脱贫攻坚决战誓师大会”上,县委书记钱建超誓师确保2017年全面实现脱贫“摘帽”。

  据当地官方媒体“微播彭水”报道称,彭水地处武陵山区,是国家级贫困县,是重庆市贫困程度最深的4个县之一。彭水县委、县政府把脱贫攻坚作为头等大事和第一民生工程,制定了“2017年全县99123名贫困人口越线达标、115个贫困村整村脱贫、贫困县整县摘帽”的脱贫攻坚目标。

  然而,在彭水县召开“2017年脱贫攻坚决战誓师大会”之前,该县鹿鸣乡的群众却因为村、乡两级数字造假“脱贫”不断到县、市两级上访。

  “我老家有木结构房屋4间约300平方米,合理场上有两间门面和套房,建筑面积约380平米,彭水县城香江豪园有100余平米住房,有一辆长安面包车并经营着铝合金门窗生意,年纯收入在8万元以上。”鹿鸣乡合理村6组45岁的邓国武向记者介绍称,2014年,政府在未入户调查的情况下,便将他家的户口一分为二,将妻子刘开书、儿子邓银波、邓银涛莫名其妙地被政府列为“建卡贫困户”进行“精准扶贫”,并于规划脱贫的2015年顺利实现脱贫。

  “我家在当地是算中等偏上收入的家庭,无论怎么说,都与‘建卡贫困户’的‘精准扶贫’沾不上边。”邓国武拿出由国务院扶贫办监制、重庆市扶贫办制发的《扶贫手册》称。户主为刘开书的《扶贫手册》显示,刘开书和儿子邓银波、邓银涛为“因学贫困”的B类贫困户。

  据多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知情者介绍,与邓国武、刘开书夫妇家庭情况类似或者条件更好的农户,被相关政府部门列为“建卡贫困户”纳入“精准扶贫”扶持并顺利脱贫的,在鹿鸣乡、鹿角镇等地成为普遍现象,比比皆是。

  据合理村5组组长刘正云介绍,该组刘正云、黄克茂等13户被政府编造成“建卡贫困户”进行“精准扶贫”而全部脱贫的农户,在本组都是中等偏上收入家庭。而因病、残导致真正贫穷而生活非常困难的农户,却没有被政府纳入“精准扶贫”对象进行扶持,其生存状态异常艰难。

  鹿鸣乡双枫村一位知情村民告诉记者,该村“精准扶贫”的“建卡贫困户”中,竟然有7名组长和部分党员。4月23日,张贴在鹿鸣乡双枫村务栏里的“脱贫攻坚帮扶一览表”中,这7名组长仍然榜上有名。

  鹿鸣乡焦家村7组村民代表、原组长张明安介绍称,鹿鸣乡每个村的组长、党员基本都是“建卡贫困户”而被“精准扶贫”的对象。

  

  现场:贫穷农户四壁透风床无被锅无米

鹿鸣乡部分村民提供的该乡“贫困户”照片

 

  真如鹿鸣乡知情村民反映有更贫困的农户未能被政府纳入“精准扶贫”对象进行扶持?记者随机来到合理村6组黄进权、黄进田兄弟家实地了解情况。

  据相邻的村民介绍,哥哥黄进权51岁、弟弟黄进田45岁,因家庭贫穷至今未婚。年近九旬的母亲邓应芝与黄进权共同生活。兄弟两人的房屋相邻而居,均为四壁透风的木板房。母子三人各自的床上仅有一床非常薄的陈旧棉被过冬。“家里没得米了,每天都是萝卜、白菜和玉米面煮糊糊过日子。”哥哥黄进权介绍说,由于家里生活艰难,只好让老母亲独自一人在家生活,他和弟弟黄进田则四处流浪,隔三岔五地回家把母亲生活必需的菜和玉米面准备好之后再外出“混日子”。“从来没人来管过我们。”对自己母子三人目前的生态困境,黄进权、黄进田显得很无奈。

  据知情者称,鹿鸣乡焦家村5组村民陈行传重病18年,目前已经不能行走,家庭生活非常艰难,但政府却没有将其列为贫困户进行帮扶。

  “鹿鸣乡生活困难的贫困人群却没有被政府列为贫困对象给予帮扶的农户太多了。”有知情者称。

  “村里搞产业扶贫引进麻鸭养殖,因承诺的养殖技术指导不到位导致失败,政府和村里让村民为他们的决策失误买单。”英雄村1组村民周兴朝谈及“精准扶贫”产业项目时,怨气难消。

  据介绍,2016年7月15日,英雄村村委会以每只麻鸭苗3元的价格,从外地引进麻鸭苗1万只发放给村民饲养,同时承诺对养殖麻鸭村民进行养殖技术培训,保证麻鸭在两个月内生长达到7至8斤后,由村委会负责以每斤7元的价格回收时,再返还村民购买麻鸭苗时支付的3元本金。

  “村里承诺的养殖技术不到位,导致鸭苗死亡率达70%以上。存活的麻鸭至今已经有2至3斤却卖不出去。”周兴朝抱怨地称。

  “2015年国家下拨给焦家村的20万扶贫资金,到目前仍没用于扶贫项目。前不久村民代表在村委会询问情况,村支书说还要等2017年再使用,用于什么扶贫项目,村民无权决定。”焦家村一位村民代表称。

  据知情人士称,鹿鸣乡的干群关系数年来一直紧张,导致村民联名上访到各级信访部门,更有多位村民上网发帖举报乡干部。

      

  乡政府:“精准扶贫”对象程序严格否认搞假 

  “纳入‘精准扶贫”的建卡贫困户申请程序严格,且经村、乡两级多道审核并公示,照理说不应该有村民反映的类似情况发生。”彭水县鹿鸣乡主管“精准扶贫”的乡政府张姓政法书记于2017年1月6日在政府办公室向记者介绍情况时称。

  据张书记介绍,鹿鸣乡的建卡贫困户必须由本人申请,交村民小组讨论后公示,再交村委会由村民代表组成的审评通过后,再由群众代表评审后公示,最后报乡政府审核后公示,经乡政府公示后组织实施。

  乡党委赵姓副书记介绍称,该乡贫困户是以人均低于3000元为标准评选,2014年年底动态调整时,主要针对在校学生,没有学生的农户便主动放弃了贫困户的评选。

  针对焦家村民代表对2015年扶贫资金到目前仍闲置的情况,张书记称,只要这笔扶贫资金没有被挪用,它还是扶贫资金。但对于专项扶贫资金是什么原因未能及时用于“精准扶贫”项目,张书记未能回应。

  赵副书记坦承,该乡英雄村麻鸭扶贫产业项目确因村委会实施时未能结合当地情况盲目引进,最终不仅因养殖技术不到位导致失败,让国家下拨的5万元扶贫资金打了水漂儿不说,还使扶贫产业项目流产,乡政府有监管引导责任。

  据张姓副书记介绍,该乡2015年经中央审计后共有建卡贫困户633户2271人。2015年,鹿鸣乡合理村、双枫村两村140户473人实现整村脱贫,全乡当年共有271户928人实现脱贫任务。2016年,鹿鸣乡柒园村、英雄村实现整村脱贫,万连村、农田村、向家村、马金村五个非贫困村共计298户1099人实现脱贫。2017年,鹿鸣乡焦家村等64户244人可全部实现脱贫攻坚任务。

  1月6日下午,记者联系彭水县原扶贫办主任吴铁(记者注:吴铁现为彭水县政协副主席),他在电话中听到关于鹿鸣乡“精准扶贫”的情况后,立即以开会为由挂断了电话。

     

  乡党委:致函全盘否认精准扶贫搞假

鹿鸣乡合理村51岁的黄进权与年近九旬的母亲邓某家中一贫如洗 

鹿鸣乡对贫困户的危房用层板进行“改造”

鹿鸣乡焦家村周大本家房屋如此破败却不被乡政府认定的“扶贫对象”

鹿鸣乡焦家村周大本家房屋如此破败却不被乡政府认定的“扶贫对象”

 

  2017年1月12日,鹿鸣乡党委致函《民主与法制》重庆记者站,除对记者反馈的有车有房并经营超市等村民被拿入“贫困户”进行帮扶的事实一一反驳,称记者反映的精准扶贫造假的普遍现象“全部不属实”。

  鹿鸣乡党委在函件中同时称:“将立即开展贫困人口大清理、大排查、大走访专项行动。各村成立以驻村工作队队长为组长,工作队队员、村组干部为成员的专项行动工作领导小组,以村民小组为单位,以贫困人口为中心,进村入户,对所有贫困户及非贫困户中的贫困人口进行再排查、再核实,达到底细清、情况明、对象准。”

  鹿鸣乡党委在函件中同时称:“针对记者反映周兴兰、黄兴财两家的贫困事实,乡党委、政府已经给周兴兰、黄兴财送去棉被和日常生活用品,并准备召开群众会把周兴兰女儿一家、黄兴财一家纳入低保救助。并通过乡、村和合理小学黄克清老师上门对黄兴财一家做思想工作,黄小江已经决定2017年春复学。”

  4月23日,焦家村“贫困户”张明安称,政府说立即整改,实际上并未整改。

  

  后记:

  “精准扶贫,精准脱贫。”自习近平总书记2013年11月到湖南湘西考察时首次提出“精准扶贫”的重要思想至今,总书记在国内考察时曾先后15次谈及扶贫开发,有7次把扶贫开发作为主要内容,“精准扶贫,精准脱贫”成为我国民生底线的基本方略,全国迅速掀起“精准扶贫,精准脱贫”全民扶贫攻坚热潮。

  细究鹿鸣乡在“精准扶贫”中的虚假做法和干群关系紧张的原因,无非是作为国家级贫困县的彭水县地处武陵山区因地域条件原因,或许导致“精准扶贫”的任务更加艰巨、“精准脱贫”更加困难的情况下,乡党委、政府却剑走偏锋,挑选家庭条件优越,通过其“制定”的《贫困户“越线摘帽”脱贫方案》顺利脱贫。鹿鸣乡党委、政府的“精准扶贫”让当地真正贫困的农户完全被人为边缘化,使他们在贫穷的路上越走越远。

  显然,基层政府的“精准扶贫”与党中央的要求完全是背道而驰,完全背离了习总书记“精准扶贫”的根本宗旨的目标,更是党委、政府干群关系恶化的根本原因。



 



本文地址:http://www.cnlawwin.com/MinSheng/2017-08/5014.asp,转载请注明出处。

中国法治之窗版权说明:凡注明来源为“中国法治之窗:XXX(署名)”,除与中国法治之窗网签署内容授权协议的网站外,其他任何网站或单位未经允许禁止转载、使用,违者必究。如需使用,请联系1876828445@qq.com;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法治之窗)”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其他媒体如需转载,请与稿件来源方联系,如产生任何问题与本网无关。

若因版权、失实等侵权问题,请在30日内联系中国法治之窗网处理。联系QQ:1876828445。

0 | | admin |
相关新闻   
本文评论
姓名:
字数
    内容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