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 登陆 | 注册 | 留言 | 设首页 | 加收藏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评论 > 文章 当前位置: 评论 > 文章

律师点评:重庆荣昌黑恶的高利贷资本及其社会危害

时间:2018-12-04    点击: 次    来源:法治之窗    作者:佚名 - 小 + 大

 此前报道:重庆荣昌一骨干教师遭遇高利贷后的凄惨人生 

马克思说过:资本每个毛孔都滴着血。我最早学到马克思的这句话时大约是小学三年级,我当时在想:资本这东西坏,一定要彻底消灭资本?但后来怎么也想不明白,资本到底是什么东东?这么可怕,如此可恶,那样可恨?!

这么多年我一直在思考:马克思为什么如此憎恨资本?难道资本真这样可怕可恨吗?随着年龄的增长,我慢慢发现:马克思的资本可怕可恨之说是有特定所指的,是指资本对劳动和劳动者的剥削和残酷,是在特定环境和社会才存在的,在我们中国社会主义国家里,资本的剥削和压迫是不存在的。

我一直以来都感觉很幸运,感觉自己生活在资本压迫和剥削不到的社会里。

然而,自从自己离开了公务员队伍,尤其是作了律师以后,我亲眼目睹了大量的资本侵害压迫甚至强奸老百姓的案例。

实在地说,资本本无罪,资本本就是钱,就是金元宝,是财富。资本之所以成为滴血的怪兽,是因为操纵资本的人的罪恶,是资本背后的制度的邪恶!

远的不说,就说山东聊城的辱母案主角于欢吧。于欢被高利贷的黑恶势力逼得几乎走投无路,家破人亡,几乎要把牢底坐穿。如果不是全国有良心的好人们的大力呼吁,估计于欢一家人只能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了。重庆荣昌的李秉斐被黑恶的犯罪分子刘某君下了套,从一个优秀的人民教师沦落到遭法院配合犯罪分子拘留,最后东躲西藏,无家可归的地步。这是法律和制度的原因还是司法腐败和贪官污吏的胜利?!再看安徽合肥的仰海水案。仰海水作为一个优秀的海军退伍军人,有幸福的家庭,可是因为安徽唐融公司的高利贷加黑色打手的逼迫,如今的仰海水是唯一房产被非法拍卖,妻离子散,无家可归,四处奔波申诉。

一幕幕滴血的资本恶行,它比毒品更残忍,它比虎狼更歹毒!因此,我们要惩治资本的罪恶,首先要恨刹资本制度的歪风;其次,要整治利用资本压迫老百姓的流氓和打手;再次,要直接打击黑色资本的背后靠山,他们多为贪官污吏,多为官僚实权人物,更有司法机关干部的利益分配链条。是他们,是这些权贵资本主义者纠集了流氓地痞以及一进宫二进宫的劳改劳教释放人员,让他们充当权贵的打手,充当压迫和剥削的工具。这些罪恶的社会渣子控制了很大一笔社会财富,充当权力和罪恶的走狗,这个社会还会安宁吗?

当前,中央大力反腐倡廉,实现打虎拍苍蝇活动,全国人民一片欢腾。可是,金融领域的腐败分子和官僚资本转而利用司法腐败分子的权力在另一个领域加紧侵害普通老百姓的利益,从中央到地方,许多官员要么视而不见,充耳不闻,要么混淆视听,浑水摸鱼……从山东于欢案到重庆荣昌的李秉斐案、安徽合肥的仰海水案,这些高利贷加黑社会危害案无一不是权贵资本主义与黑恶势力勾结的结果,而且无一不是司法人员利用法律专门知识实施流氓地痞加抢劫行动的。还有什么时代的资本有如此明目张胆、毫无顾忌地公开借法制来压制普通民众的呢?还有什么样的罪恶能胜过当代高利贷的呢?我国金融领域的腐败是目前最大的腐败,正是它们勾结了各领域的官员,打着搞活经济、依法办事的旗帜,实际采取非法集资、洗钱以及黑白两道的手法,把魔鬼般的触角伸向社会各个角落,它们正是官僚、奸商及黑恶势力勾结在一起的高利贷恶狼,他们具有极强的生命力,他们有着极强的利益粘合力。最后,以一首打油诗结束全文:我劝天公重抖擞,不拘一格反金狼!

(点评律师:廖曜中 系中国社会科学院法学研究所博士后律师、中国行为法学会理事、法联重大疑难案件研究中心研究员、原湖南衡阳市司法局副局长)

上一篇:久久为功把“金色名片”擦得更亮

下一篇:【评论】档案造假的

联系《法治之窗网》 | 关于《法治之窗网》
渝ICP17005551号  |   QQ:1876828445  |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  |  电话:1761156112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