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 登陆 | 注册 | 留言 | 设首页 | 加收藏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说法 > 文章 当前位置: 说法 > 文章

公司法定地址无法送达应承担拒收责任

时间:2019-09-27    点击: 次    来源:华夏观察网    作者:陈继才 - 小 + 大


    ——恒永建司诉人社局、张臣萍等行政案的代理意见(第三人)
    审判长:
    重庆渝万律师事务所接受第三人的委托,指派我为代理人,参加重庆市万州区恒永建筑劳务有限公司诉万州区人社局、第三人张臣萍、张孝东、马培良等行政纠纷一案的诉讼活动,依法维护其合法权益。现发表以下代理意见,供法庭参考:
    原告是从事建筑相关业务的企业,其承包万州区恒合土家族乡凤安社区居民委员会的办公用房工程,双方签订有《工程发包合同》,第三人为原告公司的建筑工人,在下班途中受伤,符合《工伤保险条例》的规定,被告作出的万州人社伤险认字[2015]676号《认定工伤决定书》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程序合法。原告存在为逃避债务,拒收法律文书、拒绝接受送达的情形,其起诉已过法定期限。应当驳回原告的起诉。理由如下:
    一、 原告是从事建筑相关业务的企业,是适格的工伤责任主体
    原告诉称其在2014年4月4日与万州区恒合土家族乡凤安社区居民委员会签订《工程发包合同》,承建该社区办公用房,但由于其系劳务公司不能全部承揽施工合同,双方解除合同,又将工程发包给他人施工,故不是适格工伤保险责任主体,但其理由不能成立。通过原告提供的营业执照及工商档案等材料,原告是从事建筑相关业务的企业,具有从事建筑相关业务的能力。其称同凤安社区解除了《工程发包合同》,该工程后来转包给了长城建司,又分包给凯翔建司施工不可信。原告提供的长城建司与凯翔建司的合同的日期还在原告与凤安社区的《工程发包合同》之前,其说法自相矛盾。代理人认为,除非原告与凤安社区的工程合同系经由人民法院诉讼且在2014年第三人受伤之前就解除了的,否则其说法不可信。故原告是从事建筑相关业务的企业,是本案适格的工伤责任主体。
    二、生效裁判文书认定被告送达方式合法,原告起诉已过法定期限
    在本案诉讼之前,原告已于2019年1月就同一事实向万州区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要求撤销《认定工伤决定书》,此次诉讼请求不同而已。根据该案一审查明的事实:被告于2015年1月9日受理工伤认定申请,1月26日制作万州人社伤举[2015]11号工伤认定举证通知书,同年6月13日向原告邮寄送达举证通知书,邮寄地址是工商登记注册地重庆市万州区五桥*******,因多次送达未果,同年6月19日被退回。被告按登记注册地去实地查找上诉人单位,发现原告已搬离该办公地址。查询登记机关登记的注册地并未变更,被告遂于2015年7月3日在重庆日报予以公告送达。公告期间原告未向被告提交任何证据材料。被告于2015年10月15日作出认定工伤决定书。于2015年11月4日再次通过邮寄送达的方式送达工伤决定书,被退回后,遂于2015年11月22日在重庆日报予以公告送达认定工伤决定书。被告的送达程序是完全合法的。万州区人民法院作出裁判后,原告不服,提起上诉,重庆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认定:“本案中被送达人恒永建司是公司法人,其送达地址应是工商登记中的地址,其地址发生变化的,应及时变更登记。恒永建司搬离工商登记注册地后并未进行变更登记,万州人社局采用邮寄送达被退回后,又实地查看确未在登记注册地办公。在此种情况下万州人社局无法采用其他方式予以送达。故该局采用公告送达的方式符合法律规定,其送达方式合法。恒永建司主张万州人社局知晓其办公地点,应直接送达。对此认为虽然恒永建司主张其办公地点就在本案所涉施工项目工地,但并未向法院提交万州人社局应当知晓其实际办公地点的证据。同时工商登记的作用就是明确法人的基本情况,行政机关依其登记地址进行送达并无不当。在恒永建司不依法履行自身的变更登记义务的情况下,不能要求行政机关超出自身能力去査找恒永建司的实际地址进行直接送达。”我们认为,对于本案被告送达是否合法这一事实,重庆二中院已作出生效裁判,认定被告送达方式合法。原告起诉已过法定期限,应予驳回。
    三、原告间接承认第三人在其单位打工的事实
    原告在2019年1月的行政起诉状中写到,其公司设立时留的地址工商档案上的地址五桥*******,其后搬迁到恒合土家族乡凤安社区上班,第三人应该知道。这实际上间接承认了第三人在其单位打工的事实。因为第三人如果不在原告处打工,又怎么知道原告一直在恒合乡凤安社区上班呢(第三人都不是当地人,张臣萍是高峰镇人,张孝东和马培良都住在龙都街道,与恒合乡相距90公里以上)?实际情况是,第三人在原告处只工作了几天就受伤,其后住院近一个月,出院后第三人去找原告,原告即避而不见。第三人没法与其取得联系,才委托律师去查询其工商档案,通过查询获得了地址和联系电话,被告也正是按照工商档案上的电话和地址进行送达的。
    原告在上次起诉状中还称其工商登记时留的电话不是法定代表人刘*兴的电话,刘*兴的电话号码*******使用长达十几年从不关机,第三人应该知道。这又一次间接承认了第三人在原告处工作的事实,否则第三人怎么会知道刘*兴的电话呢?实际情况是,第三人在原告处只工作了几天,尚不知道其法定代表人的电话。如果像原告所说的,第三人是在别的公司打工,就更不可能知道原告公司法定代表人的电话,因为他们互不认识,从工商档案上也无法查知。这些都是原告在上次诉讼的起诉状以及上诉状中所写的,表明其在潜意识里一直把第三人当作公司的员工,知道第三人受伤和申请工伤认定、以及劳动仲裁的情况,而自己则一直避而不见的事实。原告为逃避债务而拒绝接受送达是很明显的。
    综上所述,被告作出的《认定工伤决定书》(万州人社伤险认字[2015]676号)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程序合法。原告起诉已过法定期限,其起诉应予驳回。
    代理人:重庆渝万律师事务所   陈继才律师
    2019年9月18日

上一篇:低价救命药短缺、医院自制药畅销……这些事,药品管理法给说法

下一篇:受贿所得房产或用受贿款购买的房产,在个人事项申报时没按规定报告的,是否应同时认定为违反组织纪律?

联系《法治之窗网》 | 关于《法治之窗网》
渝ICP17005551号  |   QQ:1876828445  |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  |  电话:1761156112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