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 登陆 | 注册 | 留言 | 设首页 | 加收藏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专题 > 文章 当前位置: 专题 > 文章

“三区三州”县纪委书记接受 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专访 讲述坚中之坚战场的故事

时间:2020-06-12    点击: 次    来源: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    作者:佚名 - 小 + 大

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 孙灿

 

扫一扫 看视频

  6月5日,云南省兰坪县营盘镇纪委工作组来到黄柏村科登山三组,了解群众饮水保障情况。苏映雪 摄

  接受专访的“三区三州”县纪委书记(从上至下):青海省玛多县纪委书记、监委主任鲍桂兰,甘肃省积石山县纪委书记、监委主任程昌泽,云南省兰坪县纪委书记、监委主任胡小涛,四川省雷波县纪委书记、监委主任吉里列布,新疆维吾尔自治区莎车县纪委书记、监委主任李杰。(制图 赵嘉文)

  “三区三州”是国家层面的深度贫困地区。“三区”,指的是西藏自治区,青海、四川、甘肃、云南四省藏区和南疆四地州。“三州”,则是指甘肃临夏回族自治州、四川凉山彝族自治州和云南怒江傈僳族自治州。

  “三区三州”位于中国西北和西南,是我国西部最为险峻、高寒的地区。“有天无地,有山无田,有人无路”,曾是群众对这片地区恶劣自然环境的评价。

  在推进脱贫攻坚过程中,“三区三州”的群众生活发生了哪些变化?纪检监察机关如何全力保障脱贫攻坚?近日,青海省玛多县、甘肃省积石山县、云南省兰坪县、四川省雷波县、新疆维吾尔自治区莎车县等“三区三州”地区的县纪委书记、监委主任做客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演播室,讲述当地脱贫故事,介绍纪检监察机关如何发挥监督保障作用。

  “我们这里缺条件,但从不缺精神”

  玛多,在藏语中是“黄河源头”的意思。玛多县平均海拔在4200米以上,年平均气温只有-4℃,是青海省海拔最高、气候最恶劣的地区之一。

  玛多县的仁增见一家过去常年居住在帐篷里面,过着游牧生活,听起来诗意浪漫,但现实中却满是风霜严寒、居无定所。以前仁增见最怕的就是下雪,一旦下大雪,不仅与外界的交通被阻断,牛羊的口粮也没了着落。

  2018年,玛多县城建好了搬迁安置房,仁增见一家与一千多户贫困群众一起,告别了逐水草而居的生活,由牧民变成居民。在政府帮扶下,仁增见开了一家暖气维修小店。目前虽然已是6月,但玛多县的最低气温仍徘徊在零度上下。在这个每年供暖期长达11个月的县城,暖气维修业务意味着“刚需”和稳定的收入。

  这是玛多县纪委书记、监委主任鲍桂兰在节目中讲述的故事,这样的故事在“三区三州”还有很多。在四川大凉山,著名的“悬崖村”阿土列尔村村民走下“天梯”迁入昭觉县城的新家;在新疆伽师,克孜勒苏乡阔什托格拉克村120户人家陆续住进统一建设、基础设施配备齐全的双胡杨幸福小区;在甘肃积石山县,寨子沟乡尕马家村村民董五代利用政府发放的补助资金,将自己的小院翻修一新……

  “事非经过不知难。”这些三言两语就可以讲完的故事看似简单,背后却是当地干部群众难以想象的艰辛与付出。“刚来玛多时最害怕的就是入睡,不是不敢入睡,是根本入睡不了。第二天起床就会感到口干舌燥,头晕目眩……”鲍桂兰在节目中这样回忆初到玛多时的感受。

  高寒缺氧,是藏区群众面临的最大困难。而在云南省怒江州,则是“看天一条缝,看地一道沟”,山高谷深、沟壑纵横,极大地压缩了人们的生产生活空间。怒江州泸水市纪委书记、监委主任施卫东介绍,当地99.96%的土地都是山区。同在怒江州的福贡县纪委书记、监委主任赵继文则给出一个数字,福贡县一共57个村,曾经村村都是贫困村。

  除此之外,南疆四地州、甘肃临夏州、四川凉山州,或干旱缺水,或高原苦寒……贫困县的县情虽各有不同,但都是难啃的“硬骨头”。除了天险,语言不通、教育落后、思想观念相对滞后、社会发展不充分等,都使得“三区三州”面临着更大的困难。

  然而,面对这么多艰难险阻,县纪委书记们最常说的一句话就是:“我们这里缺条件,但从不缺精神!”要实现小康路上一个都不能掉队,不是靠一句口号,而是靠当地党委、政府实实在在的行动。

  近年来,伴随着当地巨大的投入以及干部群众的艰辛付出,住房安全、因病致贫、因残致贫、饮水安全等老问题一个个被破解,教育扶贫、就业扶贫、基础设施建设、土地政策支持和兜底保障工作一项项推进……超常规的精锐力量、强有力的扶贫政策,正改变着中国最贫困土地的面貌。

  “让贫困群众在思想上脱贫,激发他们摆脱贫困的斗志和勇气,靠自己的努力去改变命运”

  在访谈节目中,新疆莎车县纪委书记、监委主任李杰讲述了一位名叫麦麦提·吐尔孙的贫困群众的故事。

  几年前,住在莎车县塔尕尔其镇托尕其村的麦麦提由于妻子不幸难产去世,对生活失去了信心,每天也不劳动,就在家里睡觉。

  为了帮助麦麦提走出生活困境,村干部再三劝说他去外面看看,并推荐他参加县里组织富余劳动力到喀什务工的扶贫项目。抱着试一试的想法,他来到喀什,在政府统一组织的培训中,他不仅学会了普通话,也掌握了面粉制作加工的手艺。看到外面世界的麦麦提,重拾生活的信心。他带着打工攒下的3万块钱回乡创办蛋糕面包副食品加工厂。如今,麦麦提不仅自己脱了贫,还招聘了5名村里的贫困户到厂里帮忙,带动身边的人一起过上好日子。

  不止李杰,参与访谈的每位县纪委书记,都或多或少地谈到了当地贫困群众内生动力不足的问题。如何解决?“做群众工作是我们党的看家本领,在脱贫攻坚过程中,我们不仅仅是送米、送油,更要扶思想、扶观念、扶信心,扶知识、扶技术、扶思路,让贫困群众在思想上脱贫,激发他们摆脱贫困的斗志和勇气,靠自己的努力去改变命运。”鲍桂兰说。

  在云南兰坪,政府为了保障孩子们上学,做了大量基础性工作,甚至不得不跟老百姓打起了“官司”。2017年11月,在海拔2000多米的啦井镇新建村,兰坪县法院巡回法庭公开审理了云南首例因辍学引发的“官告民”案件。

  谈及打这场官司的初衷,兰坪县纪委书记、监委主任胡小涛说:“发展教育是切断贫困代际传递的根本出路,在政府干部和学校教师反复做工作无效后,镇政府选择用法律手段确保未成年人接受义务教育。”

  “发展产业是实现脱贫的根本之策”

  “红枣作为新疆洛浦‘三宝’之一,有着‘日食三颗枣、百岁不显老’的美誉……”

  访谈节目里,“三区三州”县纪委书记开启了带货模式。玛多的羊肉、洛浦的红枣、积石山的花椒、莎车的巴旦木……这些来自贫困地区的土特产在纪委书记们的推销下,逐渐被越来越多的人所熟知。电商助农背后,是当地扶贫产业蓬勃发展的现状。

  疫情期间,甘肃省积石山县的贫困户马吉红格外忙碌。她每天都要去离家不远的扶贫车间上班。“扶贫车间及时转产,生产防护用品,订单大幅增加”。马吉红说,“从我手里生产出来了很多防护服,不仅让我们家有了稳定的收入,还为国家做了贡献,非常开心。”

  甘肃临夏回族自治州积石山保安族东乡族撒拉族自治县,不仅有着中国最长的县名,还是临夏州最为艰苦的地方之一。这几年,积石山县在大力开展易地扶贫搬迁工作的同时,还因人而异、因地制宜,针对每个乡镇、每个村的实际情况大力发展扶贫产业,加大就业扶贫力度。实在无法就业的,就通过设置公益性岗位等办法,满足贫困群众的就业需求。

  积石山县纪委书记、监委主任程昌泽在节目中介绍,该县县委、县政府得知扶贫车间想要转产生产防护用品后,立即成立工作小组,多部门联动,为转产提供服务。银行贷款、监管部门审批许可、招工、防疫……各部门都特事特办,给予最大政策便利。“如今,深度贫困地区的扶贫车间,不仅不再需要政府输血,还紧跟市场,积极履行企业的社会责任,为本县乃至全省的疫情防控工作做出了贡献。”程昌泽说。

  “发展产业是实现脱贫的根本之策。”各位县纪委书记在访谈中表示,当地把发展扶贫产业作为重点工作,一些特色产业蓬勃发展。在新疆伽师,对口支援的广东帮扶力量帮助当地建立了县城公共品牌,一个个印上“伽乡美”商标的伽师瓜通过电商行销全国各地;在云南福贡,全县56万亩草果已经成了福贡人民名副其实的致富果;在西藏错那县著名的勒布沟景区,麻麻乡的贫困户通过开办农家乐,依靠旅游业实现了增收致富……

  “聚焦群众反映强烈的突出问题,加强监督检查”

  在四川省雷波县纪委书记的访谈节目中,主持人专门连线了该县巴姑乡米西洛村的贫困户巫渣地,请她谈一谈去年再次入住安置房的感受。

  之所以说“再次”入住,是因为她在2018年就已经搬进了安置房。然而,才住进去没多久,就发现新建的房子墙体开裂,地基缓缓下沉。和她同期入住的其他24户村民,也都或多或少发现了此类问题。雷波县纪委监委在监督检查中发现这一情况后,立即组织有关部门对房屋质量进行检测,结果,这25栋房屋建设质量都不合格。

  “25栋房屋不仅关系到25户建档立卡贫困户的住房安全问题,更关系到脱贫攻坚的承诺。”雷波县纪委书记、监委主任吉里列布在节目中介绍了这一故事的来龙去脉。查明问题后,雷波县纪委监委责令县住建局立即整改,最终施工方对25栋房屋进行整体拆除重建,并且承担了700多万元拆除重建费用。2019年9月,这25户贫困户终于住上了安全房。

  为决战决胜脱贫攻坚提供监督保障的同时,纪检监察机关还持续深化拓展群众身边腐败和作风问题整治,坚决斩断伸向扶贫资金的“黑手”。

  2018年4月,雷波县溪洛米乡32岁的乡长冯莹盈来到县纪委监委,她说自己挪用了扶贫款,前来投案。“经过我们调查,冯莹盈利用信息不对称,群众对补贴项目不知情的漏洞,扣留特殊困难儿童补助款存折67本,提取资金80多万元。”吉里列布介绍,案发后,上级纪检监察机关通过调研发现,冯莹盈案虽是个案,但也反映出,发放补贴“一卡通”乱象较为突出。

  “按照上级纪检监察机关的统一部署,我们县全面推进‘清卡行动’,让每一项扶贫政策、每一笔惠民补贴资金都明明白白,真正惠及群众。”吉里列布说。

  访谈中,各位县纪委书记结合本职工作,讲案例、摆数字、谈思考:

  “云南兰坪县纪委监委严肃查处了以县农业农村局原局长孙守荣、县畜牧局原副局长陈端阳为代表的农业系统腐败窝案,涉及县、乡、村三级干部10余人……”

  “四川雷波县对扶贫项目进行全面清理,发现问题2286个,目前已完成整改1855个,追回资金3903万元……”

  “新疆洛浦县纪检监察机关召开退赔大会40场次,退还扶贫资金363万元……”

  2020年是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收官之年,受疫情影响,困难和挑战明显增加。在讲述成绩的同时,各位县纪委书记也实事求是介绍了当前攻坚过程中面临的困难。

  “这学期由于疫情影响,兰坪县有50余名义务教育阶段的学生未按时返校报到,经过前期大量工作,目前疑似辍学人数还有8人。”胡小涛介绍,之所以辍学人数较多,主要是由于“寒假因疫情延长,使得本来有厌学情绪的学生更排斥上学”。同时,由于兰坪复工早于复学,有些学生还没开学就受复工潮影响出去打工了。

  困难是客观的,但改变千百年来贫困面貌、坚决夺取脱贫攻坚战全面胜利的信心决心丝毫未变——

  在云南兰坪,新一轮控辍保学歼灭战已经打响,对存在失学辍学风险的学生进行“一对一”包保,统筹推进控辍保学工作;

  在甘肃积石山,对剩余未脱贫与已脱贫人口中存在返贫风险的群众,实行县级干部、乡镇党委书记、乡镇长定点包抓政策,确保脱贫成果得到巩固;

  在四川马边,小谷溪村第一书记、中央纪委国家监委机关挂职干部柴杰还在为打开村里茶叶的销路而奔波忙碌……

  一期期访谈,讲不完“三区三州”脱贫攻坚的故事。使命在肩,“三区三州”纪检监察干部正奋战在脱贫攻坚“坚中之坚”的战场上。

上一篇:揭穿“中国责任论”背后的政治算计

下一篇:批发市场为何易成疫情暴发点 访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流行病学首席专家吴尊友

联系《法治之窗》 | 关于《法治之窗》
渝ICP备19016650号-1  |   QQ:1876828445  |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  |  电话:17611561123  |  法律顾问:北京霆盛律师事务所 主任:贾霆